^笑笑^

【TSN/ME】爱德华多穿越之前

不要来掰我的壳:

《爱德华多真的无意当渣男》的番外
结局毫无悬念地卡了,先写个番外吧(什么逻辑
没有说过,但大家差不多都猜到了:花朵确实是穿越来的

*胡编乱造OOC*

正文:

“别总往那小子那里跑,你在让自己变得卑贱。”
这句话第一次出现在父亲和他的通话里时,爱德华多甚至都没有向父亲提起过马克。
那很可能是母亲告诉父亲的。他不会和父亲谈起他的感情生活,他直觉那不会是父亲感兴趣的部分。但和母亲在一起时,他不会有那种顾忌,他几乎什么都说。当他和父亲聊完投资协会的进展,聊完新选课的应用价值,聊完他在可遇见的未来该怎么做才能有所成。他会和母亲聊他课余看的书,聊哈佛随季节变换的风景,聊他最近喜欢的餐馆,聊他努力照料的、一个不小心就能把自己身体搞垮的编程天才。
他的性向在家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接受了这一事实:能被女孩子吸引的同时,他也可以为男孩子着迷。而且早在高中毕业那会儿,他就带过他第一任,也是目前唯一一任男朋友回家吃饭。只不过可怜的哥伦布都没能在门口熬过他两个哥哥的盘问。
他不意外母亲会和父亲说,不同于自己和父亲之间,母亲和父亲间是没有那么多顾忌和难言之处的。他只是意外父亲会突然插手他的感情生活,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告诫的方式。
心里某个地方,有被父亲撕开伪装的疼痛。
他和马克其实只是朋友,是他想要更深层次的关系。他没和任何人明确提过,但言行间真的很容易把自己的心思泄露干净。
他口中频繁出现的名字,他忙到头晕却还是要挤出时间精力出现在柯克兰的身影。
他没有明说,但也没有隐瞒。他只是一个劲地为马克付出他所能付出的。觉得有一天马克会懂。
或许马克懂也说不定。
他出现在柯克兰H33门口时马克会勾起一边嘴角对他微笑,也只有他才能让沉浸在编程天堂的马克回到依旧需要睡眠与食物的人间,有时候马克实在难以从“天堂”抽身——他甚至厚颜无耻地张嘴要华多喂他。
但他不觉得一直追逐着马克身影的自己卑贱,当他看着马克,当他陪着马克,快乐的情绪在心脏愈发有力的跳动下随着血液流淌在身边的每一个角落……重要的是那些他们共同拥有的时光。
他没有回应父亲的话,转而去谈投资协会近期的项目,不想和父亲因为他们截然不同的爱情观而争吵。但他知道自己是对的,只这一件事,他绝对不会听父亲的。

在他的观点里,爱情不是一场比赛,是没有人在争输赢的。
但父亲似乎连爱情都要用利益来衡量,于他而言,谈恋爱仿佛只是另一种形式的交易。而过分的主动会让爱德华多成为弱势,永远受制于人。
“他只是担心你。”
母亲总是在为父亲说话。
“你知道,我和你爸爸是货真价实的自由恋爱。为了在一起还要面对你外公的猎枪。”
“他不是要一步一步地设计你的感情生活,他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吃亏。”
爱德华多含糊地应答着,更加不明白父亲的不理解。他听过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故事,没有利益,不去设计,纯粹是两颗年轻的心相互吸引,不断靠近。
“你和他现在还好吗?”
母亲也并未执着这个话题,她主动问起马克来,那让爱德华多荒谬地感到幸福。即使是隔着电话,他也开始害羞起来。但他没有拒绝述说马克的近况。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母亲展现马克的聪颖,果断,超乎常人的决心,所有惹人喜爱的特质。母亲是个安静的倾听者。
“听上去,他是个不错的孩子。”
“但是我问的是你们,是他对你。”
爱德华多觉得自己脸颊发烫,指尖捏着马克不久前才给他的柯克兰复制门卡。只要课表允许,他们可以做到形影不离,他留下过夜的次数也直线上升。
“挺,挺好呀。”
他告诉母亲他还不能确定马克对他的感情,所以还没法谈什么“我们”。
但事实是他已经说过太多“我们”了,心里某个角落,已经看见了他们美满的结局,他只是不让自己那么快承认。

他最终还是输家。
宽厚的会议桌隔开的是曾经会挤在同一张床上的两人,他们带着各自的律师,在设计好的对话里试图击垮彼此。
因为这里没有爱情,只有输赢。
“那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时你真的在柯克兰吗?萨维林先生。”
他应该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面对这一切,他应该要回击,他不应该在这一系列的疑问里回忆他们挤在一起挖对方冰淇淋的场景,也不要记起当马克从显示屏前转过身叫他华多,这个马克给他的昵称,挑起眉笑得得意的模样。
他不知道哪一种更糟糕一些。是对面马克表情冷硬的脸,还是自己不知悔改对马克依旧渴望。
马克从来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心思吗?那他以为的回应,那些他看来心照不宣的触碰,到底都是什么意思?
还是马克明明知道却依然要给他背后来那么一刀?
他以为的那些美好,在马克眼里看起来是什么样的呢?

决裂那天他忍不住给母亲打了电话,气愤和心碎揉在一起,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连眼泪也没有。
“Mãe……”
他压低了语调,不让声音颤抖。
“我是个……自作多情的傻瓜。”
他没有再说话,但母亲是个聪明心细的女人,她柔声细语地安慰他,后来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又或者有半个小时了。
他不再感觉到眼眶里那种滚烫的疼痛了,他觉得自己挺过来了。
电话里有轻微的响动,那头的呼吸变得低沉。
他又突然开始害怕。
“回家来吧。”
他听见父亲的声音,还是那么有力,但没有强硬,没有压力。没有所有他想象中的质问。
他可以回家的,他想回家了。
“好。”
眼泪流进嘴里了,苦的他音都发不准。

他好像又变回了孩子。
每天只用在花园陪家里的一只杜宾犬玩飞盘,在父亲读报纸的时候,窝在母亲身边帮她整理毛线,故意在花式图上挑最蠢的图案叫母亲织给两个哥哥。
没有人谈论发生在他和马克身上的事情。
直到他最终决定还是要回学校。
毕竟他不是孩子了,生活还要继续,他还得准备着和马克打一场官司。
“当我说,‘别把你自己变得那么轻贱’。我没有在评价你的行为,Dudu。”
他那时正在花园里修剪杂草——他必须得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为了不让某些情绪占领他的脑袋。他想过父亲会想要在他离开前谈谈,但他没预料到是这个。
“我会那么说仅仅是担心别人会那样想你。”
“人们对轻易得来的东西总是不懂珍惜,孩子,即使那可能是他拥有过的最珍贵的。”
爱德华多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了。他懂。但他还是轻轻地,不想被发现地摇了摇头。
付出的感情,只有被给予的那个人能决定它的价值。

马克不耐烦的脸,攻击性的话……
双方的律师都在努力从他们的过去里挖掘可以拿来谈判的筹码。
他现在知道了,那些感情真的一文不值。

他有时候会自私又恶毒地希望真相是马克没有爱的能力。
好过马克只是不爱他的这个真相。

签署协议的时候,他只见到了马克已经签了名字的协议书。
他们都没能和对方说一声再见,却管这堆纸叫“和解”。
马克甩开他像丢掉什么废品一样迅速。
美金,股票。
他从马克那里拿来了不少,远比人们以为他能得到的要多。
只有他知道,他给出去的,都是拿不回来的东西。



他在爱略特自己的寝室醒来,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手机,被屏幕显示的日期吓到睡意全无。
他应该还在酒店里才对。或许是睡前那杯酒被加了料。如果这是什么无聊的恶作剧的话,他……
爱德华多检查了手机和电脑……如果不是有人操控了他的电子产品,那,那或许真的只有一个可能。
他在电脑上输入facebook的网址——什么都没有。
马克是不会允许自己的王国坍塌的。这个没有是真的没有,facebook的想法还潜伏在马克的脑子里等待那个小天才的发现。
爱德华多尽力回忆今天到底是他过去的哪一天,都发生过什么。在他就要宣布自己一无所获的时候,一条短信的到来提醒了他。
马克在短信里和他抱怨即将开始的校园听证会。
他应该怎么做?
回复给马克叫他别担心,坐在那里的都是纸老虎。实际上却担心到翘掉课程,毫无必要地在大楼外等着马克,只为了方便马克第一时间面对面地告诉他校方的处罚结果。
他这么做过一次了。
为什么这次他仍然想这么做?
如果只是为了把所有的事情再度重演那他完全没有必要回到这天。
“别总往他身边挤了,爱德华多……别让自己这么贱。”
他又听见这句话了,是他自己的声音。

番外END

评论

热度(260)

  1. 枫林靑不要来掰我的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