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

(盾冬)乡村爱情故事之大结局

云鲤鲤鱼:

太太们周末愉快0v0 坚强地在雾霾中生存下来!

感谢浪费时间观看,乡爱1完了,过段时间咱们乡爱2见?

乡村爱情故事系列1

乡村爱情故事之野战行不得

乡村爱情故事之定情篇

乡村爱情故事必不可少的准备

乡村爱情故事之谈情做爱

乡村爱情故事之食髓知味

乡村爱情故事之不爱穿衣服的娃娃

乡村爱情故事之摘草莓 

乡村爱情故事之爱情旅馆

乡村爱情故事之大结局


“巴老师,我有事情找你,请过来一趟。”

方才罗支书站在门口的时候巴老师还以为自个儿眼花了,虽说罗支书经常来学校,但是从未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找自己。他点点头,先是布置了背书作业,又吩咐了小班长管好纪律,才慢条斯理地出了教室门。罗支书站在走廊上,严肃地看着他:“巴老师,跟我过来。”

巴老师便跟着去了,路程不远,就是在另一个班。

整个学校就两个班,这个班到操场去上体育课了,教室里空荡荡的,罗支书一进去,看到那些歪七扭八的课桌椅,叹了口气,忍不住上前摆正。巴老师也不帮忙,懒洋洋地靠在讲台上:“罗支书,有什么事吗?”

“本来只有两件事,现在追加一件,你怎么不让他们把桌椅摆整齐?坐都坐不正,怎么好好上课?”

“还有两件事呢?”

“……过来。”罗支书顿了顿,往杂物房走,从里面物品柜的最顶上拿起一个东西,举到后一步来到的巴老师眼前,“你怎么能把这个东西留在这里?”

巴老师定睛一看,罗支书手里捏着的小东西拥有正方形的包装,中间凸起一个圆,他每周都要见上它好几遍。他眨眨眼:“口香糖?”

“别装傻,巴老师,”罗支书把东西放进左胸前的小口袋,“你用嘴咬开多少个了,你会不认识它吗?”

巴老师观察着罗支书的表情:“你在生气?”

“我没有,只是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万一让小孩子拿到了怎么办,就算是性教育,八九岁适合知道这些吗?”

“不适合,”巴老师断定罗支书在生气了,“但是,不是我放的。”

罗支书蹙眉:“什么?”

“这个避丨孕套不是我放在这里的。”

“不是你?”

“是那些小家伙藏的也不足为奇,上次我看见他们拿着一个套子当气球吹,弄得一脸都是润丨滑油。”

“……我道歉,错怪了你,但你确定是小孩子放的吗?”

“不然呢。”

“邺老师。”

巴老师笑了:“他才刚来,没对象。”

“你怎么知道?”

“他说的啊。”

“他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

“他为什么不能和我说这个?”

“然后你也和他说你没对象?”

“难道我要说‘我的相好你见过的,就是罗支书’?”

“所以他就开始暗示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巴老师也有点不高兴了,“他暗示我什么,我英俊潇洒才华横溢?”

“如果他特意放一个避丨孕套在这里,你说他暗示你什么?”

巴老师紧紧抿着唇,瞪着罗支书,拒绝说话。

罗支书深呼吸一口气:“还有第三件事,他送了你一件……肚兜,你收下了。……不是吗,我刚才在操场上看见他,就随口问他周六说要给你的东西是啥,他想也不想便答了,还说上头的图案是一对交颈鸳鸯。”

“你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无聊,”巴老师往外走,“我没空和你说这个,回去上课了。”

罗支书立马伸手把人拉住:“你呢,巴老师,对他什么想法。”

巴老师的火气倏地上来了:“我前几天才让你操得走不了路,现在嗓子还没好全,你问我对他什么想法?”

罗支书犟得像头牛:“是的,你对他什么想法?”

巴老师也犟,罗支书想他答,他偏不想答,罗支书的手他甩不开,便使出浑身劲儿朝外挪去,没想到罗支书就势将他按在了杂物房门口的桌子上,逼得他进退不得。

“我知道不该这么问你,但是我控制不了,”罗支书紧紧锁住他的手腕,“你喜欢上他了吗?”

“滚开……”

“你是我的,我的,你别喜欢上其他人,只喜欢我,行不行?”

“我说滚开一点……”

罗支书一脸悲伤:“你真的喜欢上他了?”

“我的肚子磕在桌角上了!”巴老师的肩膀使劲儿往后顶,终于把人顶得退后了些,但身子还是被牢牢抱住,“冤家!”他啐道,“你吃起醋来怎么还想丨操人,后面顶着我了!”

罗支书小声道:“我不想的……它已经习惯了,一碰到你屁丨股就硬。……啊,巴老师,这是什么?”他的眼神突然聚焦在某处,手指往巴老师后颈上勾,“这条红带子是什么?”

“别整!”巴老师闻言猛地挣扎起来,被罗支书牢牢按住:“是……肚兜的带子?你穿着肚兜来上课?”

“你怎么越生气越硬……!”巴老师想让罗支书把手松松,这带子被往后拉会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可罗支书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这下不解释真不行了,“听着,邺老师兼职在网上卖肚兜,他来的第一天就不小心被我发现了,然后我向他买了一件,有什么不可以?”

罗支书的手终于松开了些:“兼职卖肚兜?”

“是的,有些图案还是他自己绣的,他特别喜欢这些玩意儿。”

“这么说,我……”

“是的,你傻不傻,无聊不无聊?”

“但你为什么要穿肚兜上课?”

巴老师没好气道:“谁约我今天中午在杂物房见面来着?”

罗支书傻笑起来:“我能现在就看看么,就看一眼。”

“看什么?”

“你的,”红晕爬上了罗支书的脸颊,“肚兜儿。”

“你最好现在看,然后就在这儿操丨我,很快邺老师就带着那群小家伙回来了,刚好让他们大开眼界。”

罗支书泄了气:“你回去上课吧,我……中午来找你。”

巴老师想到罗支书还硬着,笑得那叫一个欢。

-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巴老师上着课都在美滋滋想象的画面,被一把火给烧没了。

起因很简单,中午放学后,两个小家伙趁着爹妈上城里办事去了,没有回家,等人都走光后,躲在教室里头烤东西吃。其实这不是他俩第一回用火,两个小家伙之前在泥地里煨过好几次番薯,煨出来的番薯外焦内嫩,香甜可口——可在教室里头和在泥地哪里一样,在泥地火是能自动熄灭的,而教室里大把大把的助燃物。他们怕被人发现,还自以为聪明地紧贴窗边,弄着弄着,火苗就蹿上了窗帘。

这可把两个捣蛋鬼吓坏了,怎么办,跑哇,没人管的窗帘很快熊熊燃烧起来,风一吹,一粒火星子跳到了一叠作业本上——等打算来和罗支书约会的巴老师赶到,整间教室已经烧旺了,远看犹如一个大大的烧烤炉。

巴老师朝里头大喊几声,又努力凑近了查看,确定没有人后,连忙到消防栓那儿去,一看,水枪在,水管却不知跑哪儿去了。火马上就要烧到另一间教室了,他着急地跺着脚,突然想起宿舍楼消防栓有水管,拔腿就跑回去拿。

另一头,罗支书吃完饭也来到学校,却发现校门口乱哄哄的挤满了村民,一大股异味混着黑烟从里面冒出,他心里一惊,挤开人群一看,一片火光的教室让他的腿一下子发软,心里像被利器猛地剜了一下。他大吼:“巴老师,巴老师呢?巴老师在哪里?!”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瞧见巴老师啊。那个,罗支书,火……”

“快报警!”罗支书一边说一边夺过村民接来扑火的一桶水,兜头往自己身上倒,阿毛几个察觉到不对劲,但还没来得及伸出手,罗支书就已经冲到火海里了。

这时候巴老师刚好拖着水管跑来,大伙儿急得不行:“巴老师,快救罗支书!他不知道为啥想不开,一头扎进了火里,拦都拦不住!”

“……他这个蠢蛋!”巴老师怒气冲冲地把人群拨开,快速利落地把水管一路铺好,接上水枪连上水源,然后冲围观的人吼道,“开水阀门!”

看巴老师一整套动作看呆的村民终于回过神来,巴老师一手握水枪一手握水管,感到水咕噜噜把管子撑圆后,对准起火的教室一顿猛射。他一边喷着水,一边吼着:“蠢货!我在这里,还不快出来?!”

没有回答,只有火烧东西发出的哔啵声响。

“出来!肚兜儿不想看了?!”

在后面帮忙扶水管的邺老师问道:“巴老师,罗支书也要帮衬我吗?”

“闭嘴!”

邺老师被凶得脖子一缩,差点不敢说话,但他马上看到了什么:“哇!罗支书他……”

“我说了闭……”

“罗支书他在那里!”

水枪啪的掉落在地,水霎时间哗啦啦地乱喷,大伙儿看着巴老师火都不灭了,飞奔而去,将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罗支书紧紧抱住。

不知谁感叹了一句:“原来巴老师和罗支书真的是朋友啊。”

“一定还很要好,瞧他那么紧张罗支书……”“说不定我老婆都没那么紧张我呢,巴老师人真好。”

见村民们围了上去关心罗支书,邺老师也有点想去问问他是不是要买肚兜,但巴老师不知说了句什么话,大家都掉头回来灭火了。邺老师问代替巴老师挑起握水枪重任的阿毛:“罗支书受伤了?”

“看起来没有大碍,不知道有没有受内伤,巴老师说先带他去医务室休息一下。”

邺老师闻言,下意识地朝医务室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巴老师和罗支书额头抵着额头,他眨眨眼想看清楚点,医务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门一关,巴老师再也绷不住了,他揪着罗支书衣领,脸上的水刷刷直淌:“你什么毛病,不懂先弄清楚里面有没有人?我以为你死了!”

“我不是好好的站你跟前么?幸好杂物房的窗户护栏不是铁做的。”罗支书捧着巴老师的脸,大拇指不停地擦着滚落的水珠,“我们约好了,我想如果你不在外面,那一定在里面,就进去了……”

“擦什么擦,你以为我哭了?那是汗!”巴老师满面怒容,“我要你救我?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把火扑灭了,你不要小瞧我。”

“我从不小瞧你,但当时我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我得进去。”罗支书问,“如果你以为我被困在里面了,你进不进去?”

巴老师想了想:“不进去,万一我俩一起死里边了呢,我得帮你照顾你一家老小,顺便接过支书的重任。”

“真的吗?”

巴老师肩膀一耷:“假的,我更想和你死一块儿。”

“我们还没结婚呢,就要生死相随了吗?”罗支书用鼻尖蹭着巴老师的鼻尖,“我们挑个好日子拜天地吧,嗯?刚好你买了块红肚兜儿,洞房的时候穿上,现在我先不看……”

巴老师笑了:“我还以为你求婚的时候会把党章拿出来呢。其实你现在不应该待在这儿,村民们估计都听说你跑进火场的事儿了,你得出面让他们放心。”

“但我需要你。”罗支书把脑袋靠在巴老师肩窝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刚才我以为你在里面,我……告诉我,我没有失去你。”

巴老师抱住他:“是的,我还活着,感觉到了吗,我有呼吸,也有心跳。”

“我不能失去你。”

“你不会失去我。”

“你答应我了?”

“嗯,”巴老师轻轻地说,“那个想也不想就跑到火场里去的傻瓜,我得一直跟着他。”



END

评论

热度(332)